当前位置:亚博国际_亚博体育app下载  >  海峡纵横  > 正文

论“一中同表”的现实基础与发展愿景(三)

日期:2018-03-20 14:38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潘佳瑭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五、“一国两制”被污名化

  为解决两岸的制度差异问题,推进和平统一,祖国大陆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提出“一国两制”构想,即祖国大陆与台湾实现和平统一后,可保持各自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不变。然而30多年来,“一国两制”没有得到台湾当局的积极回应,反而遭到恶意攻击、抹黑和扭曲,在岛内完全被污名化。早年国民党当局否定“一国两制”,声称这一主张根本行不通,把“一国两制”说成“只是企图吞并台湾的一种过渡措施”,是不可能实行的宣传口号,“一个国家中,可以有两个制度竞争,一个政权之下,决不能容忍有两个制度存在”。民进党和绿营媒体坚持“台独”立场,死守冷战思维,与倾向两岸统一的任何政治主张格格不入,对“一国两制”更是进行抵制和污蔑。蔡英文当局大陆事务主管张小月接受立法机构质询时表示,自己早就认定中国崛起的事实,但是不能因为他的国家比较大、经济力量比较大,就愿意去投降、愿意去做他的一部分。亲绿的《自由时报》刊登文章称,台湾如果跟中国大陆统一,大陆会拿台湾的钱填补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财政黑洞,因此是大陆人享受“统一红利”,而不是台湾人。如此危言耸听的言论在岛内不绝于耳,民众根本不了解“一国两制”的内容和可行性,只要听到“一国两制”,直觉就是对台湾不利,第一反应就是反对。面对这样的“主流民意”,岛内主要政党和政治人物都不敢支持“一国两制”,似乎认同“一国两制”就是政治错误,甚至主张两岸统一的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也表示反对“一国两制”。

  事实上,“一国两制”不是空洞的口号或理论,在香港、澳门已有成功实践。

  香港自1997年7月回归祖国以来,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全方位加强与内地联系,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经济上,香港不仅保持资本主义营商制度、法律制度和价值观念,而且依然是亚洲最具活力的城市和自由港,国际竞争力进一步提升,连续数年高居世界“最自由经济体”排行榜前列。根据世界银行和瑞士洛桑学院发布的报告,香港法治水准从回归前一年的全球排名60多位跃升至2015年的第11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由2.5万美元增至4.2万美元,在全球近200个经济体中排名保持第20位上下,2016年、2017年香港两度超越美国蝉联世界竞争力排名第1位。政治上,香港民主化进程稳步推进,行政长官由香港民众选举产生,而不是由中央政府直接任命,参选人必须是香港人,立法会议员有40席经普选产生,其余30席经功能界别选举产生,这在英国人统治时期是不可想象的。香港居民出境也更加方便自由,目前对香港居民免签证的经济体达154个,全球排名第20位(台湾137个,排名第29位)。

  对于香港的发展成就,台湾岛内有很多人视而不见,颠倒黑白,谎称香港过度依赖祖国大陆,经济被祖国大陆拖垮,劳工薪资逐渐被祖国大陆拉下,声称台湾经济正在“香港化”,以此恐吓民众,诱导民众对两岸经济融合的抵制心理。更有甚者,声称香港民主没有任何发展,然而他们无法解释的是:从1841年到1997年,在英国殖民统治香港150多年的时间里,前后共有28任总督,全部由英国直接任命,没有一个是香港民众选举产生的,而且每任总督都只能由英国人担任,总督有权任命议员,香港民众没有任何选举权,那时的香港有何民主可言?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港独”势力与“台独”势力相互勾结,制造混乱,对香港造成不容忽视的负面冲击。事实表明,香港背靠祖国大陆,面向世界,经济稳定发展,民主取得历史性进步,台湾经济“香港化”完全是个伪命题,香港政治“台湾化”才是现实问题。

  澳门有400多年的殖民史,东西方文化荟萃,各色人种杂居,1999年12月回归祖国以来,这个仅有60多万人口、32.8平方公里面积的“弹丸之地”,坚守“一国”之根,密切同内地的交流合作,收获了“两制”的丰硕成果。据统计,澳门的内地游客从1999年的160多万人次升到2015年的1800多万人次,占游客总数六成以上,全面带动了澳门观光产业,特别是2004年实施《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之后,内地对符合原产地标准的澳门产品全部实施零关税,对澳门的服务贸易优惠措施达到383项,中央政府不仅支持澳门主办、承办若干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国际性、国家级会议,还批准了横琴岛开发规划,港珠澳大桥即将建成通车……一系列政策举措和重大建设,为澳门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世界银行公布数据显示,2000-2015年,澳门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1%,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由1999年的1.4万美元(全球第38位)增至7.9万美元,位列亚洲第1、全球第3,仅次于卢森堡、瑞士,财政收入增长9倍以上,社会保障支出增长超过13倍,失业率下降至1.7%,人均寿命居世界经济体第2位。如今,澳门已成长为世人瞩目、活力四射的国际大都市,民主有序发展,民生持续改善,对外交往不断扩大,不同族群和谐相处,市民安居乐业,对未来充满信心。

  “一国两制”本来是为实现海峡两岸和平统一提出的政治构想,从香港、澳门的率先实践看,这一构想理当成为维护台海安全、维持台湾现行制度和生活方式、提升台湾竞争力的最好选择。可悲的是,台湾当局和“台独”势力一直对其进行妖魔化宣传,造成民众的心理抵触和误解,担心统一后台湾经济不好,担心失去所谓的民主自由。其实,台湾民众对“一国两制”应当理性看待,无需多虑。在经济上,祖国大陆的经济奇迹是靠勤劳智慧的十几亿人流血流汗干出来的,而不是靠任何外部援助或对外掠夺实现的,目前祖国大陆各方面实力均远超台湾,更不可能“图台湾钱”,相反还会给予更多让利和政策支持。在政治上,两岸和平统一后,台湾现有的政党制度、选举制度、议会制度可以完整地保留下来,岛内政党和个人除了不能从事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外,其他一切都是自由的。至于选民选出的台湾地区领导人有无施政能力,岛内政党想说什么、争什么、干什么,民众认可或反对什么,都是台湾内部的事,中央政府关心的是追求国家统一的民族感情,想要的只是台海安全,其他岛内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干预。试想:除了反分裂国家之外,中央政府干预岛内政治会有什么好处?如果干预不能带来好处,反而引起台湾民众反感,那么中央政府有必要干预吗?应该说,当前台湾社会表面上是民主的,但是与历经百年演进的西方民主相比,“台式民主”还存在深层次的制度缺陷,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好民主”,对于这样的民主,中央政府和祖国大陆民众并不看好,既然台湾民众喜欢,中央政府也犯不着干预,两岸和平统一后,台湾民众可以继续自己的民主,在不存在统“独”争议的前提下,中央政府只需对台湾提供安全保护和经济支持,无需承担任何政治责任,对中央政府来说,这无疑是省心的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台独”势力触及《反分裂国家法》的底线,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祖国大陆将不得不采取非和平方式统一台湾,台湾当局将丧失与祖国大陆进行和平谈判的机会,失去自身作为一个政治实体的地位,统一后两岸也不可能是“一国两制”,只能是“一国一制”,具体实行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将由中央政府决定。

  六、“一中同表”的可能性

  任何政治共识都是当事双方共同认可的立场与主张,如果相关立场与主张只是单方面所宣誓或坚持的,没有得到另一方认可,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不是共识。“九二共识”作为两岸在特殊历史条件下通过对话和协商达成的共识,其核心意涵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至于国民党提出的“各表”,则是单方面的解读,从未获得祖国大陆认可。应该看到,两岸达成“九二共识”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同时也有模糊性和局限性,最大问题是没有对“一个中国”的含义进行讨论,更没有就具体的含义达成共识。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是民族复兴的重要标志,为促进两岸关系良性互动,切实维护两岸同胞切身利益,确有必要从现实出发,探讨“一中同表”的可能性。

  (一)“一中各表”的狭隘性。国民党主张“一中各表”,希望大陆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或许背后有其逻辑和顾虑。一是希望保住国民党的面子。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后,在岛内长期一党独大,连续执政50多年,而且谋求“反共复国”,当时如果承认“中华民国”不存在,必然面临“法统”危机,只得抱残守缺,坚称“中华民国”是“客观存在”。民进党上台后,国民党沦为在野党,在国民党人士看来,“中华民国”是国民党在100多年前缔造的,是国民党的政治荣耀和重要资产,“中华民国”的牌子与国民党有历史渊源,只有“各表”才能为“中华民国”留出模糊的空间,一旦“同表”,“一中”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党将一无所有。二是怕丢选票。受台湾当局长期反共教育和“台独”势力“去中国化”的影响,台湾民众心理上抗拒两岸统一,国民党担心如果不提“各表”,就会被“台独”势力攻击为“卖台”,很多选民可能不再支持国民党,造成选票流失,无法夺回政权。台湾前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表示,“九二共识”的内涵就是“一中各表”,如果“贸然把‘一中各表’改成‘一中同表’,那就危险得不得了”。三是“中华民国”名称的存废也是个难题。对于是否保留“中华民国”的名称,国民党面临一种两难选择:一方面,国民党人士口头上坚称“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其实内心知道这不是事实,一个偏安政权怎么能称为“国”?另一方面,“中华民国”不能更名,否则就触及“法理台独”的红线,也就是说,台湾当局既不该使用现有名称,又不能改名,那怎么办?况且,国民党强调两岸交流与协商必须对等、尊严,如果台湾当局没有“中华民国”这块牌子,那么将来以什么名义与祖国大陆进行政治谈判?

  诚然,“中华民国”是国民党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历经一次次失败、最终推翻两千多年封建帝制并创建的第一个共和制国家,对国民党来说,这是不容抹杀的政治荣耀和历史贡献。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已取代“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不是国民党的现实资产,而是历史遗产,特别是民进党赢得选举后,国民党与“中华民国”之间只剩下历史渊源,不再有现实的政治连结。况且,受“台独”思想影响,岛内民众对“中华民国”的认同度也很低,据2016年3月台湾指标民调公司公布的数据,“两岸同属一中”如果是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81.6%民众不接受,9.2%能接受,9.2%未表态;如果两岸同属“中华民国”,竟然有60.0%不接受,仅28.8%接受,11.2%未表态。国民党作为一个具有百年历史的重要政党,要想在未来两岸大势中占有一席地位,最好的选择是走出狭隘的政党意识形态,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业为重,坚守“一中”底线,切实承担起促进国家统一的历史使命,而不是只顾眼前的选举利益,继续强调“各表”,作茧自缚。国民党唯有从台湾民众福祉和中华民族长远利益出发,正确看待“九二共识”与两岸关系,把统“独”问题向民众讲清楚,让民众了解两岸的政经现实,让选民知道统一给台湾带来的安全、政治、经济、民生等多重利益,才能赢得真正的铁票,重新取得执政权,带领台湾前行,让台湾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糟。

  (二)“一中同表”的要点和时机。“一中同表”作为对“九二共识”的巩固和深化,其要点可以分为现实基础和发展愿景两个层面。

  在现实基础层面,两岸可围绕“一个中国”与“中华民国”的政治定位,对以下基本事实进行确认:一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祖国大陆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三是“中华民国”是一个政治实体,不是主权独立国家;四是“台独”严重损害两岸民众利益,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台湾的现状不是“独”,未来也没有能力“独”;五是反对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中华民国”这一名称可以且仅限于台湾当局在与祖国大陆签订和平统一协议时使用,不得在国际场合使用。

  在发展愿景层面,两岸可围绕以下内容进行探讨,逐步形成基本共识:一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符合两岸民众的切身利益,是台海永久和平的可靠保障;二是两岸应当就终止敌对状态进行政治对话,达成和平协议,共同谋求国家和平统一;三是两岸应当深入探讨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与“一国两制”的可行性;四是两岸和平统一后,台湾现行经济制度、选举制度、政党制度、议会制度保持不变,如台湾民意普遍主张对相关制度进行修订,则由台湾民众依循民主机制和法定程序确定;五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

  两岸达成“一中同表”,需要遵循先岛内、后两岸的时序。海峡两岸分离已近70年,形成不同的制度环境,两岸民众的政治认知堪称天壤之别,特别是岛内民众普遍不了解两岸关系的真实状况和统“独”的利弊得失,在此情况下,岛内任何政党提出“一中同表”均需循序渐进,否则不能赢得民众支持,反而会使自身陷入孤立状态。两岸达成“一中同表”,可按以下时序推进:

  一是举办专题辩论。目前岛内大多数媒体被“台独”势力所控制,“台独”人士与这些媒体沆瀣一气,以各种政治谎言欺骗民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国民党则缺乏战略眼光和应对策略,常常拿香跟着拜,被动地迎合被民进党等“台独”势力误导的民意,不敢与“台独”势力正面交锋,结果普通民众难辨真伪,于是民进党成功骗到了选票,上台后胡作非为,严重损害民众利益。民进党不学好,国民党不争气,正如洪秀柱指出,民进党天天说谎话、国民党天天不敢说真话,国民党长期有很多问题不敢辩、不敢说,话语权不知不觉就给了对手,整个社会变成是非不明、价值混淆、民粹当道。民进党确有超强的骗术和主导议题的能力,2014年从3月“太阳花”学运闹得热火朝天,到11月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惨败,再到2016年1月民进党赢得台湾地区领导人和立法机构选举,无不显示国民党在比拼骗术方面根本不是民进党的对手,国民党如果还不说真话,将会更加边缘化。应该看到,谎言固然容易扩散,也有“见光死”的特征——容易被事实和真相揭穿,对付民进党的谎言,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举行公开辩论。在这方面,国民党有成功经验:马英九曾就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议题与蔡英文举行电视公开辩论,结果蔡英文大败,后来马英九多次邀请蔡英文举行辩论,蔡英文都吓得不敢应战,躲躲闪闪,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当然,马英九也有怯战之时,如张亚中邀请他就“‘一中各表’是否为台湾最佳选择”进行辩论,马英九没有正面回应,其办公室发言人只是用一句话轻轻带过,称“这是非善意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事实上,道理越辩越明,真理终将战胜谬误,国民党可从台湾当前利益和长远发展出发,围绕“一个中国”的政治现实、两岸实力比较、台湾的国际空间和尊严、统“独”的利弊得失等议题,利用电视、电台、网络等媒体举办一系列党内(党际)辩论会,打响舆论反击战,让不同观点正面碰撞,激烈交锋,牢牢掌握话语权,进而形成党内共识和社会共识。如果针对同一主题举办一、两次辩论不够,可以多举办几次,通过深入持久的充分辩论,告诉民众真相,揭穿“台独”谎言,讲清“独”之大害和“统”之大利,必然会赢得越来越多民众支持。

  二是广泛开展宣传。民众是否理解和支持“一中同表”,对两岸关系发展极其重要,而岛内政党的政治立场与民众的政治认知是相互影响的,可以说,在民众不理解、不支持的情况下,岛内任何政党都不可能与祖国大陆达成“一中同表”的共识,除非打算继续在野或准备下台。为了让民众了解有关两岸的简单事实、真相和道理,国民党可结合辩论的议题,借助平面媒体,配合通俗易懂、简洁明了的文宣,用客观、理性、平实的语言摆事实,讲道理,批驳错误的政治观点,阐述正确立场和主张,同时发动中常委、党籍民意代表、党工和青年团成员举办专题讲座,或者上电视、进社区、进校园,勤走基层进行宣传,让“台独”谎言无处藏身,让正确舆论成为社会的主流声音,让民众知道两岸关系如何发展对台湾最有利。

  三是明确政治路线。面对当前两岸关系,国民党念念不忘“一中各表”,只是消极维持现状,把“不统、不独、不武”作为口头禅,一味强调“不”怎么,没有说清“要”怎么,路线模糊,完全没有方向感,感动不了人心,动员不了民众,这正是国民党的最大危机。相对来说,民进党有“台独”党纲,尽管对台湾有害,但方向感极强,反而骗取了大量民众支持。路线清晰是重振国民党的必由之路,只要相关辩论和宣传到位,让民众意识到两岸是命运共同体,体认到“两岸一家亲”,届时调整两岸路线可谓水到渠成,国民党可适时提出追求两岸和平统一的“和统”党纲,进一步凝聚民心,一举扭转在政党竞争中的被动局面。

  四是推动政党协商。国共两党可适时举行正式会谈,发布新闻公报,阐述“一中同表”要点,形成政党协商成果,做好配套宣传,夯实民意基础。

  五是进行政治谈判。条件成熟时,由两岸进行平等的政治谈判,签订和平协议,确定和平框架,共议统一后的相关法律制度等重大问题。

  (三)“一中同表”的不确定性。祖国大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把两岸和平统一的希望寄托在台湾当局和台湾民众身上,体现了最大的诚意和自信——随着台湾民众对两岸关系和祖国大陆了解的不断深入,支持和平统一的民众将越来越多。应该看到,两岸实力和影响力是不对等的,祖国大陆以大事小,赋予台湾当局对等谈判的地位,这是对台湾当局和台湾民意的尊重,而不是“投降”——“独”派抛出的“投降说”,本身是弱者心态,是敌对思维作怪,按照这种思维方式,强大的祖国大陆给予弱小的台湾以平等谈判的地位,岂不是祖国大陆对台湾“投降”?需要指出的是,祖国大陆尊重台湾民意是有条件的,这种民意应该是有利于台海安全和民众福祉的民意,而不是被“台独”势力误导的民意。

  在寻求“一中同表”方面,国民党可以做,民进党也可以做,谁抢得先机,谁将掌握舆论主导权,并最终赢得民心。对民进党来说,不放弃“台独”理念是死路,放弃才有活路。对国民党来说,应勇于承担反“独”促统的历史使命,造福两岸同胞。对祖国大陆来说,只要和平统一还有一线希望,就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会“武统”台湾。当然,如果岛内没有任何政党能担负起正确引导民意的责任,如果两岸永远没有达成“一中同表”的可能性,最终带来的将是中华民族的不幸和台湾的灾难。

  台湾未来的路该怎么走?这个问题值得整个台湾社会深思。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国际在线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文化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亚博app下载会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